摩大大的发烧堡

把发烧从习惯变成职业之后,便有了今天的Ken Lee

2016-8-15 15:25:47 0次浏览 分类:影音圈内人

我刚认识Ken Lee的时候,他是家电论坛的版主Ken.li,而我是《数字家庭》杂志社的编辑。当时,Ken Lee也是我们杂志社的自由撰稿人。不久之后,Ken Lee和我成了同行,他加入了在深圳创刊的《数码家居》。

这个栏目叫《玩家最爱秀》,是我到杂志社之后负责的第一个栏目。当初采访Ken时,Ken还在用elac的箱子,投影机是三菱HC2000。
第一次见到Ken的时候,是在先锋的Kuro产品发布会上。当时由于我赶着去参加惠威的发布会,所以和先锋的人聊了一会,就赶快闪人。虽然我并没有和Ken打招呼,但我记得ken缠着厂家的人,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你们的旗舰功放SC-LX90听说要更新了,是不是真的?”。那时候,我并没有在意,后来多次和Ken参加发布会我明白了——对他来说,最爽的事情,就是等待旗舰或者经典产品更新,并送到他手上把玩。


那之后,Ken离开杂志社,成立了自己的定制安装公司。再后来,他加入优声美影,干起了音响总代的工作。而多年之后,我从全国知名媒体的主编位置上辞职,搞起了自媒体。我和Ken的职业轨迹有重合,但又是完全不同的发展。


Ken在深圳,而我在重庆,趁着这次优美代理的STARKE发布新品的机会。我找到了一个机会和Ken好好聊一下,在我们都不再是杂志社编辑的身份时。

Ken Lee的内核是一个爱看电影的小孩
Ken曾经自己写过一些关于他为什么那么爱看电影,以及挑选器材的点滴: http://www.jdunion.com/thread-29518-1-1.html
但我不想去重复他所讲的话,我只想讲我如何看待这位有时候会在技术和器材上认死理的朋友。

一个人童年的生活会影响他的一生,并决定他的内核,而Ken内核是一个爱看电影的小孩:
第一,他爱看电影;
第二,他爱挑毛病;(说到这个,我想起我让他为我这次专访提供一个素材,我要Ken写发烧的回忆给我,结果打开一看,里面很多挑毛病的案例,从家庭影院挑到商业影院)
第三,挑出毛病之后,Ken喜欢自己去琢磨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家电论坛是国内最早的家庭影院相关论坛(摩大大工作后的第一对家庭影院音箱,KEF Q1,就是在家电论坛购得。当时也没有用什么淘宝,直接把一个多月的工资打别人账户,然后焦急等待,其间见识了一个超级烂的物流,天地华宇),而Ken是投影机版块的版主。那个时候,Ken在公路局上班,干财务方面的工作,基本上每个月的工资,都投入到家庭影院相关产品,或者摄影器材中去。

为什么那么能烧?这事儿还得得从他小时候说起。Ken在贴子里面是这样讲的:

“打从儿时起,我就和电影结下了很深的渊缘。那时我还在上幼儿园,假期里小孩子经常缠着母亲一起上班。还好,当时母亲工作的地方刚好挨着外公工作的地方——电影院,所以母亲常常把我送进电影院里面,我坐到观众席上望着花花绿绿(当时还是以黑白片为主)的屏幕待上一整天,虽然我看不懂,但喜欢看电影的感觉。几年过后,随着父亲工作调动,我们举家来到了当时的边陲小镇深圳。落户后,那时深圳很荒凉,人们生活很清闲,都没什么娱乐的地方。还好,父亲工作的单位搞了个露天投影场,每晚7点有电影看,所以院里的小孩子吃完饭,都跑到投影场占位置去了......到了大学,一有空我仍然会往电影院里跑......所以我一直有一个梦想:要是能把电影院搬回家里该多好啊!”
 
把家庭影院搬回家

把家庭影院搬回家,成了Ken的目标。初中开始,Ken就有了第一套家庭影院——90年代初的建伍音响,杜比定向逻辑解码,播放源是LD机,不过一张光碟两三百以当时中国人的消费力是买不起的。Ken当时的零用钱只干一件事情,租影碟和买磁带。其后,Ken一路上随身听也玩了不少,磁带机、CD机直到后来的MD。

而后来Ken自己家里的家庭影院从惠威D3.2、ELAC的小卫星和气动书架音箱,再到前不久被我拆得七零八落的M&K S150国旗版,一路升级烧过来。

上图是2008年Ken在奥运期间拍得,看看那个时候粉嫩清纯的小男生:)而下面的文字是他挑的毛病

“2008年北京奥运,约上好朋友在家里一起享受1080高清画面和5.1开幕式。由于地处深圳,可以通过鱼骨天线收看到香港的数字高清电视,这件事情让我颇有感触:99年我还在湖南上大学,当时就知道国庆50周年会使用高清直播,这是多么高大上!要知道当年DVD才上市没多久,央视就告诉大家“我们正在搞高清电视”,好像很快就可以看到HDTV的节奏……没想到,2008年,香港政府和翡翠台在没有怎么宣传的情况下,就开播了高清电视!务实低调是我当时最大的感受,和我们这边吆喝十年都没看上是一个巨大的反差。过了几年后,我也装上了天威的数字机顶盒,和香港的MAGIC TV高清机顶盒比,声音画质实在糟糕透了,很难理解?也难怪,这家MAGIC TV就是当年生产PMS视频处理器的路迪,所以品质无可置疑。”

这张图片是两个Ken相遇...知名的Ken Lee遇上了更知名的Ken Kreisel。而这张图片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我用Ken Lee的相机所拍,当时Ken Kreisel来中国发布用他名字命名的新品牌音箱和低音炮。Ken Lee自己开车从深圳到东莞带上自用的S150国旗版让偶像签名。当时,在场人群都深深的记得Ken Lee追问Ken Kreisel,“你什么时候推出大单元的箱子呢?最好是12英寸的。”而Ken Kreisel当时的回答也相当明确:不会使用超过5.25英寸的单元制作音响,同时用了跑车与SUV的故事进行举例表明概念。


从发烧友到职业玩家
由于我毕业后一年就进入了媒体圈,所以我试用各种器材觉得那好像是吃饭张口一样天生的事情,不管是以前在杂志社,还是现在做自媒体,经常有人说我是职业玩家, 我不以为然。而后这次和Ken聊天之后,我才知道,这对于普通发烧友来说,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事情。

话说Ken毕业后在工路局做财务,一做就是七年,他想到还有30年才退休,觉得这事情很可怕。男人怕入错行,Ken认为他已经入错了,于是想在30岁之前重新规划一下自己的职业生涯。
Ken的兴趣有二,摄影和音响。再三权衡,Ken选择了音响,当时《数码家居》杂志社正在筹备创刊,Ken辞职加入。

关于进杂志社当职业玩家这个事情,Ken是这样看的,他说以前他自己拿钱买,投影机来说一年最多只能玩一台。而进杂志社之后,一年可以玩12台投影机,12台功放,简直太爽了。接触的器材一下子多了很多,然后可以作比较。这样,不会把挣掉的钱烧掉,还能多烧,真是太棒了。

从Ken当时的表现来说,他的确是职业玩家,而不是一个编辑。真正的杂志编辑是会担心什么时候发刊,合作的软文确认通过没,广告和印刷的收支平衡。同时,还有一件最烦的事情,一台很垃圾的产品厂家给你投了广告,要你往好了说,你还真不知道怎么办……Ken看起来从来不担心这些事情,他只是在享受他的职业快乐。

进入杂志社之后,Ken并没有停下学习的步伐——他本来就爱看港台发烧杂志,正好看到香港在办亚洲首届ISF培训,于是自费了1万多去上门学习。再后来拿到了THX认证(这个比较水,给钱就过,Ken甚至不让写,我觉得还是给大家交待一下比较好)。

如果让我来总结,Ken在杂志社干了三件事情——学习正统的家庭影院相关知识(离玄学越来越远)、玩器材、挑毛病。这期间,他所在的数码家居也接了一些巡展活动,包括索尼4K投影机和夏普投影机等的线下鉴赏会,说到这些,Ken说他算是开了眼界。

索尼投影机巡展期间,他们在某一城市布展,经销商抱来一台功放,然后拿出一张纸来,按照纸上写的东西,把参数输入功放之中。这个行为着实是吓到Ken同学,他问经销商为毛你知道你输进去就是对的参数?经销商说这是在展厅调试出来的,效果比较好……

Ken当时写过一篇文章,我记得是叫《调与不调,5万和50万的区别》,意思是暗指他拜访过的某经销商,一对三角旗舰落地音箱,出来的声音奇怪得要命。这件事情,Ken绝对没有乱讲,因为当时我也在场 ,我第一反应是跑到音箱背后去看接线柱,是不是喇叭线相位反接了。在做媒体时遇到了这些林林种种的事情,让Ken深刻感受到行业的落后和混乱,也让Ken有了离开杂志社的打算。

帮用户实现好声音和画面——中航极品汇
Ken在杂志社工作的期间,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于是开始有读者主动找到他,问你能不能帮我做一套家庭影院。一开始,Ken只是进行指导和给意见,但发现读者自己找经销商弄出来的,总是有很多问题。这时候,Ken发现仅仅只是写写杂志已经不能满足读者的需求,要实打实的好声音和画面,还得自己上。于是,这有了后来的中航极品汇,后来这个地方是完全刷新了深圳和香港家庭影院爱好者对音响的认知。其间,AVbuzz曾经多次来探访过Ken Lee,最新的观后感在这里(http://www.avbuzz.com/audio-video/201606/56456677/)。

这是Ken在中航极品会期间自己的展厅


在中航极品汇的期间,Ken做过几个非常有代表性的项目。

比如说完美公司老总的STARKE H7视听室。


 
又比如说奇虎360周鸿祎的视听室,上面是改造完成后,下面是这个视听室之前的样子。

和周鸿祎是在AV199上认识的,在交流之后,周鸿祎直接飞到深圳极品汇的展厅去听了Ken做出来的影院。虽然,Ken当时的器材和老周的比,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但老周也是懂音响的人。他明显看出了Ken的设计和调试功底,这明显是一个真正爱好者做出来的东西,和那些只知道忽悠的纯商家完全不一样。老周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家里一套极品设备,但效果就是出不来。于是,想找Ken上门调试一下。

Ken到了老周的视听室,发现了问题——左右不对称,视听室非常不规则,混响时间非常长。不过在处理这些之前,还是先对器材进行了调试。调试完了之后,老周的老婆到视听室来听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专业的事情还得让专业的人来弄”,于是老周这才下定决心,说Ken你帮我改造吧。说直白一点,打造家庭影院就和做菜一样,原材料再好,厨师不行,那也没用。这次相当于老周这个有钱人给了Ken最好的食材,Ken享受了烹饪的乐趣,也回馈给老周最好的佳肴。

当时还有很多网友围观壕出手是什么样的感觉,不过老周可能忙着给他的奇虎赚钱,也没时间来更新贴子。到是台湾的《新视听》上面有完整的报道,具体怎么搞的,我就不多说了。

http://www.audionet.com.tw/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870&extra=page%3D1%26filter%3Dtypeid%26typeid%3D351



我给大家几张图片参考一下就好。


这是改造前的频响和混响时间

这是改造之后的成果




中航极品汇搞了两年,两年最大的感受是真正帮人实现了好的声音和画面,但同时也遇到一个新问题——遇到的客户大多不是真正的发烧友和爱好者(老周还真算一个意外),但大多消费能力强,所有客户是零基础,一个项目结束后,客户成了朋友,而且对影音产生强烈的兴趣。但第二个客户来临的时候,还是一样。这样搞下去,虽然出了一些还不错的案子,但觉得自己很累。正好这个时候北京优声美影的老覃嫌北京空气差,打算把公司从北京搬到深圳,而他们正好是Ken之前杂志社的广告客户,要打造视听室。同时,也需要人手,Ken自己也想上升一个层次去干不一样的事情,于是一拍即合,角色变换成了总代,开始服务于经销商。

优声美影总经理Ken Lee
有了合作伙伴的全力支持,诸如房间之类的限制不再有了。这个时候的Ken总算又得到机会,完全自己定义空间,又重新打造了更完美的一间视听室,这也是在学习了HAA课程之后的成果。


这个视听室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同,这包括了


台湾4K教父西枫(烤鸭片作者)

HAA主席Gerry,美国声学联盟调试教父。这位也是摩大大的老师。

当然也有Ken自己的客户和朋友奇虎360周鸿祎


实际上在服务于经销商之后,Ken自己的闲杂事情也少了很多。根据我的观察,他在优声美影主要做三件事情:
1、给经销商讲课(主要是技术方面和产品培训)
2、帮经销商设计展厅,以及帮经销商调试达到好效果(经常去不同的城市做调试,而且非常享受调试)
3、拍照、看电影,四处考察(游玩)

第一件我就不评论了,第二件我只能表达我的佩服。Ken由于一直在不停的调,所以他的调试经验非常丰富,并且速度快。而相对于Ken,我比较懒,自己家的器材换了主要部件之后,都往往是家里放好久了,想起来了,才思考仪器放在哪里的,再进行调试。每一次调试,都让我觉得很麻烦,所以调一次管很久。对我来说,调试绝对不好玩,但有时候不调完全用不下去了……我不好这口,但Ken是真的好调试。关于他喜欢调试到什么程度,优美公司的老覃给我讲了个事例: 公司十几个人每天都忙于商务,设计等等。Ken的活动则经常是进小黑屋调试......还一呆就是一天!公司的人都已经很习惯他这样了。也难怪Ken调试出名——这么喜欢调试的人,而且是职业调试,喜欢了半辈子还乐此不疲,你说他还没有成为大师的话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第三件事情,Ken还真得感谢他的工作,这让他可以全国、全世界游玩,考察阶段还得以继续挑错,有些错都挑到国外去了



 Ken Lee和同事一起,在美国洛杉矶TCL中国剧院观看《星球大战7》



在洛杉矶AMC Burbank,Ken观看了原汁原味的杜比电影院,影片是《荒野猎人》。回来他写了两篇文章发表在《家庭影院技术》杂志上——《中美电影院差距有多大?让家庭影院见鬼去吧!》和《中国电影院让我忍无可忍,让电影院见鬼去吧!》

2016年1月份再次与Ken Kreisel在洛杉矶见面,KK说他的新喇叭还需要一段时间,让Ken再等他一小段时间,Ken说我们都已经等您三年了!



下面这段话是Ken交待我一定要在他的故事当中插入的,这是他最新玩相机的心得。

“摄影也玩了十几年了,头九年一直用尼康的系统,换门的最大原因是尼康的直出片子容易偏黄,每次拍完都要PS后期,对于拍娃党来说是极其痛苦的事情。后来入了佳能门下,5D3用到现在,没有选错,拍人像直出还是佳能靠谱。上月去韩国度假,特意搞了一台索尼A7R2和M4转接环回来试用,目的很明确,看能不能多娶个媳妇,5D3在拍视频的状态下缺乏自动对焦,而且对焦太慢,对于拍小朋友基本无法使用。索尼A7R2拍人像,直出也是容易偏黄,看来尼康偏黄还是和索尼提供的COMS有点联系,但得益于4千万像素和更广的宽容度,A7R2拍风光明显要好于5D3,色泽自然耐看,后期空间更大。但A7R2让我最失望的是对焦,也许我用的是M4转接环,没用索尼原厂镜头有关,在适马35/1.4ART、佳能24-105和小白兔身上都有同样的问题,容易拉风箱,拍小朋友很吃力,和5D3指哪打哪的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5D3根本不需要担心对焦问题,只需安心的构图等待时机按下快门。所以期望月底发布的5D4能有我最期待的“全像素双核AF技术”,有了这个技术在LV状态下和无反相机就没差别了。”

每次去旅游,Ken都有拍日出的习惯,这是2016年1月27日,泰国华欣的日出。

2014年2月12日,马来西亚金马伦高原,猛烈的火烧云。
Ken强烈要求我登出他的作品,其实我想告诉他的是,我网站图片会自然压缩。不过摩大大还是满足你,看你作业交得那么认真的情况下。

来谈点心得
最后,我要求Ken为我的粉丝们分享一下心得,发烧这么多年,哪些事情被改变了,或者看透了。
下面,我给大家带来Ken的自述:

最大的变化就是不再迷信大品牌,我以前也迷信大品牌,尤其喜欢大单元,这像每一个男人都有蓝天白云(宝马车标)的梦。但真正开上宝马之后,也觉得宝马也就这样吧!
我当上职业玩家之后,试过的东西多了,觉得他们其实都一样(大品牌和小众品牌),大牌里面,不好的产品也有很多。

另外,以前会非常讲究声学处理,觉得音箱声音不好,肯定是声学没做够。但在学习了HAA的课程之中,发现以前对声学的说法是想当然的。

HAA学成之后,我更愿意用最简单但最有效的方式去处理声学。想起当初才入门的时候,发现声音不好就去贴材料。烧友交流中,会去把声学的作用放得很大,但懂了其中的原理,你会觉声学处理应该点到为止而不是全包。我现在用很少钱,合理的材料,就达到设计目标。
最后,如果大家去到一个展厅,整个房间都是稀奇古怪的吸音材料,那么千万别纠结,换经销商吧,他根本不懂。


最后送上Ken协助烧友邻居的案子图片一张,而这个人和我用了一样的配置,于是在深圳我顺道家访了一下。在客厅用弹性减力墙,还加两个隔音门,非常彪悍的人生。以后专门放文给大家分享。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

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