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大大的发烧堡

美国游荡(第二集):有80多年历史的音响店是什么样子

2016-12-12 12:31:38 0次浏览 分类:堡主日记

从最初北京飞洛杉矶,再到达拉斯看展,从66号公路穿越,飞到西雅图,再从1号公路到旧金山,最终回到洛杉矶。

这一路去了不少地方,最后想从洛杉矶回国是因为想和Ken Kreisel以及STARKE的首席技术官Dan Wiggins请教一些问题。

不过事情总是那么不尽人意,到了洛杉矶,联系Ken kreisel的时候被告知,他目前非常忙碌,正在帮好莱坞一家录音棚打造混音室,要见面可能得下周。很明显,这个时间我已经不在美国了。
这里我介绍一下背景,在好莱坞由于电影产业发达,所以在这个地区有大大小小非常多的电影音乐工作室。而Ken Kreisel当年创立的M&K之所以成名,和这个大环境脱不了关系。
虽然现在Ken Kreisel以他名字命名的全新品牌Ken Kreisel(一般简称KK)只有Q125一个系列的产品,但他自己平时还是在好莱坞接到一些订单,专门为他们的录音棚定制音箱。

而不巧的事情往往不止一件,STARKE的首席技术官Dan Wiggins同时也在杜比担任技术顾问,每个月有一周的时间会在杜比公司,其他时间都在洛杉矶。简单的说,我到洛杉矶的前两天,正好在旧金山,还到杜比公司门口去吃了一家很出名的日料。
而Dan当时还在洛杉矶。当我们一行人到洛杉矶的时候,正好和Dan完美地错过了……作为STARKE的用户,我的确有好几个技术问题想请教他。后来广州音响展他又来到了中国,不过又因为一些原因我没去,再次错过。
不过,我还是托人帮我问了我想知道的问题,并且得到了答案,以后和大家分享。

就在我觉得此行非常不完美的时候,正好看到朋友圈有这样几条消息



在洛杉矶居然有一家卖音响超过80年的音响店,没见到Dan,能让STARKE的Scott带我们去这里参观一下,也不枉此行。并且,这家店还卖我们中国生产的Auralic数播和解码器。

看那个蓝色衣服的老外,STARKE首席设计师Scott,在中国见过几次,喜欢开玩笑,会几句中文(多少钱,谢谢,你好)。他联系了经销商,然后由STARKE市场部Spring充当我们的翻译,带队
参观。

这家公司叫Brooks Berdan,看每天公司的时间12点到6点,或者11点到5点。上班晚,下班早,明显比国内的音响经销商们过得舒服。

最左边的是STARKE的Scott,中间抱着吉祥物的美女就是老店主的老婆Sheila,左二是负责维修的技术大神Joe。Joe后来对着摩大大讲了很多,摩大大英文比较烂,平时翻译文案有工具。这个技术狂对着我巴拉巴拉,拿着老机器讲了半小时,我能听懂60%吧。等会给大家分享。Sheila右边的哥们是她现在的合伙人Rick,最后边的现在是Sheila店里专门负责售后的,名字我忘了,但是我感觉这位胖大叔是一个好人……

这是一家卖Hi-Fi以及Hi-End器材为主的店家,因为80年前他们起家的时候可没有AV这种东西。所以,这里的特点,就是老玩意和两声道非常多。

左边是Sheila的办公桌,而右边就是刚才合影的前台,这里放着黑胶唱机,麦景图的功放和收音机,以及STARKE H5 elite。

左边是一台黑胶唱机,右边是一台洗盘机。

黑胶唱机,摩大大一直觉得和其他音响器材相比,他给人有非常不一样的感觉,怀旧和机械感。

连洗盘机都那么精致。

这里发现一台收音机,通过后来和他们的人交流,我发现老美对收音机的感情,远超中国人。


在刚才那个展示区的右边,就是过道和这两道门。左边进入Hi-Fi演示区,而右边是唱片陈列区。



而让我非常意外的是,这里有很多昂贵的音响,但开声演示的却是一对STARKE H3 Elite。这箱子我评测过,拆解过,听过它组建的数套影院系统。但从来没有听过以它组建的Hi-Fi系统。



这是后面部分,房间大约在35个平方米的样子,沙发右边是器材架,上面几乎没有便宜货。



身后有两个低频陷阱。



中间两台是CHORD的产品,而最底部是中国骄傲Auralic白羊座数播,而最顶部的是传奇解码达芬奇。



这是世界上第一台32bit 384Khz采样的解码器达芬奇,这个解码器由Light Harmonic打造,老板是Larry HO,华裔。不过,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达芬奇居然有那么大一坨。



而这台是Auralic的32bit384KHz解码器织女星,这个摩大大自己买了一台,人民币两万元以内到手。和卖几十万元人民币的达芬奇相比,织女星就亲民很多了,摩大大去年做有源监听专题的时候,就是用的这台机器作为音源。




H3 elite由两台Jadis JA120驱动,功放比音箱贵个十倍,Hi-Fi就应该这样玩。但这也是摩大大不喜欢玩Hi-Fi的原因。



不得不说,我们中国人做的数播软件就是好用。小道消息(还比较可靠)这套软件让苹果公司产生了收购Auralic的想法。他们之间也有了一些接触,不过最终Auralic的管理层决定还是不卖。



仔细一看,注意高音有保护网罩,这是并没有在中国上市的H3 elite的铍高音版本。据Scott介绍,这是针对欧美用户的特种版本,主要针对Hi-Fi市场,目前并没有在中国地区上市。



这个系统一开声,感觉就华丽真实,而且还有浓浓的模拟味。特别是卡朋特的Yestoady onece more一响起,音乐前奏那种模拟电台背景噪音的沙沙声,弥漫开来,那是属于非常黑胶质感的味道。然后到人声开唱,很明显我中毒了。这种声音,是我在以前的H3 elite上面没听到过的,也是我在以前的数播解码组合上面没有听到过的。

larry Ho在微信上问起我的听感,我如实的反应给他。




原来不久前Larry Ho也来过这里,作为达芬奇的作者,他也对这里的Hi-Fi搭配给过一些建议。他认为H3 elite在频响上是非常完整的,由于铍高音的加入,会让他的高频可以延伸到很高的领域。但这会带来一个问题——如果前端的器材有任何失真,这都会让声音变得不耐听。Larry ho说STARKE和这家卖的另一个产品超级贵的品牌Magico。大家注意看之前进门口有黑胶机和麦景图那个照片的左边墙角。



实际上这里是有一对Magico Q7的。

大家百度一下,就会发现Q7的介绍中它的高频是作了特别介绍。但Larry ho直接指出Magico和Starke的这种做法,虽然从产品层面绝对是正确。而我听到的声音,高频不但空气感好(高频延伸越好,上限越高,声音的分离度越大,乐器与各种声音元素悬浮在空气中的感觉就会更明显,更接近真实和现场,发烧友称之为空气感),并且一点不吵不毛躁。


Larry ho说,我的这种听感描述和达芬奇有很大的关系,因为达芬奇的相位失真是零,这是达芬奇卖几十万人民币的原因。


黑胶的声音听起来真实,就是因为他是模拟设备,没有时钟和相位的问题。而数字设备都无法绕开这个问题,而时钟的误差,会让声音(特别高频)产生相位失真。简单的说,就是各种频率的声音在重放的声音,不能以相同的时间达到人耳。哪怕只差了很微观的时间,但人耳都会认为这种声音和真实的声音不太一样。相位差,会让声音的结相产生错误以及偏移。这种听感,就是有些人讲的数码味。

而一些老音箱,高音上限没有那么高,反正高音都没有了,高频的相位失真也就没有了。所以他们有时候听起来反而会更耐听。而作为新的音箱,那么达芬奇这种零相位失真的解码器就变得有市场了。我淘宝搜了一下,20万人民币到45万之间。

而同时,larry ho认为Jadis JA120的胆后端,对声音进行了进一步的修饰,这是最终让我听得比较愉悦的原因。


中毒的不仅仅是我,就在我走之前,The Absolute Sound的编辑也才来过。

如果说The Absolute Sound大家觉得陌生,那么我换个写法TAS。没错,这个人名字叫neil gader,TAS就是“绝对的声音”,大家可以百度一下TAS+neil gader,可以看到什么TAS的金耳朵奖,就是这位仁兄作为重要成员之一评测出来的。



这哥们在我前几天去的这个地方,就是为了听STARKE H3E铍高音版本,据说当时就和我一样吃惊——主要是考虑到箱子的售价,和他表现出来声音素质相比,显得太超值了。同时,这种神奇的模拟味与密度让人中毒。



当时他就问了Scott很多技术和设计方面的问题,据说我走之后。第二天,他就来把这对H3 elite搬回去,说要仔细评测一下。

实际上,这一次的游览从这里开始,害我自己又开始乱花钱,当然这只是一个引子,关于黑胶的引子。



虽然我不玩Hi-Fi,但不得不承认,Hi-Fi的大多数产品,做得比AV产品要精致。



隔壁房间是唱片陈列室



在摩大大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入了黑胶的坑。现在看这些图片,真的好后悔为什么没有买几张回来……




他们也是audeze的代理,audeze的美国总部也在洛杉矶。



从那个房间出,便进入了售后和维修部,维修是这家公司能做到80年历史的主要原因。



我也不清楚这是干什么用途,只能理解他们的维修,确实做得比较深入了。



这两个便是维修部的老烧们,我问了一下价格,送修开箱费150美金,维修是50美金起一小时,而材料费当然是另算。不要觉得贵,后来有一位成都的朋友告诉我他在美国问的价格更高。

但我见过有朋友找做维修音响的人帮忙修功放,让别人花时间检查,花了一小时维修,但因为没换元件就不愿意给钱的。还有那些认为设计师设计东西不该拿设计费的屌丝们,应该去美国体验一下。什么叫时间就是金钱,知识和手艺就是金钱。



这是他们的工作台,注意左上角的收音机和左下的胆机,他们都属于马兰士。



这台收音机,Joe巴拉巴拉介绍了很久。大致意思是讲这台机器是上世纪70年代的产物(这外观是70年代的工业设计?),非常之经典。声音如何如何好,听起来如何有感觉,哪个旋钮设计得很棒。


}
随后又开始介绍这款产品,据说是马兰士的最经典的产品,而且这台机器几乎全新。



的确老,连接喇叭线都是用螺丝拧,电源线也不能换。



说着说着,胖大叔也加入了,还开始动螺丝刀,嘴里念叨的全是年代。



在这个场景之后,几个老外不停的发出哇喔的声音,然后你就会经常听到classic之类的单词。
我问起你们怎么看现在DM公司的马兰士,这哥们说当年马兰士是一个在美国人车库创立的品牌。我们美国有很多品牌都在车库创立,这些人并不懂商业,也不是因为想赚钱才做音响做功放。

而是因为他们真的喜欢这个,喜欢音乐才做。他说他喜欢那个人们都在车库中创立品牌,创立传奇的年代。他们之所以能成为经典,是因为他们为了音乐和爱好而生,又不是光为钱。但是现在大部分厂家,都只知道make money。

其实听到这里,他们会用H3 elite搭出模拟味的系统,我想我知道原因了。

工作台上还有一些备忘录。



穿过售后部,还有几个Hi-Fi器材展示区,这里是Magic的箱子。总的来说,我觉得他们卖的音箱都比较小众,但都比较有品味。



前面那个纸箱子是JL F113,对了。这家公司卖过不少音箱给好莱坞的各个录音棚里,很多名人,都是他们的顾客。



一大堆黑胶唱机,真的很美。



Si的幕布与麦景图们。



麦景图的箱子



非常经典的275与75



Jadis的胆机



这里有很多老家伙,但注意最中间那台。那是一台全新的麦景图,而且介绍说这是麦景图这个品牌的第一台产品(我感觉我应该没记错他们的介绍)。



这个时候,几个老外又进入不停的讲年代和参数的时候。这个时候,让我想起《速度与激情》里面,光头谈到什么1979年野马,开始对扭矩、V8、马力到背如流的时候。


经典之所以会成为经典,是因为他们经过岁月的洗礼之后,依然光彩依旧。

我想起我一个哥们,开始不知道哪里搞来的90年代的大众高尔夫,告诉我这就是经典。我看着那脏西西,非常旧的漆面,不以为然。
但在美国的街道上,你能看到数十年的老爷车,60年代的大众甲壳虫,不知道哪一年的野马跑车,或者一台80年代的奔驰。

他们在路上跑了几十年,但那种打了蜡的漆面,反射出加州阳光的金色光泽时,你会觉得这很经典。

有些时候,经典并不来自于产品本身,而在于主人对这个产品投入多大的爱。

我认为,经典是主人用岁月把时光和心血注进入产品后,所散发的光辉。

 

直到现在,这些产品设计上的经典元素,还不断的会被人借鉴。



回到外面的时候,看到他们正在帮客户保养唱头。



他们还向我介绍了一大堆保养细节什么的。



临走前,他们还送了我一瓶洗黑胶唱片的药水。我当时还在想,这东西有什么用呢?

不过很快,就真的会派上用场了。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

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